资讯活动

当前所在页面:首页 »  资讯活动 »  新闻资讯

李茂银、李志恒、朱必红、杨立新荣获“中国母婴行业杰出人物”背后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8-08-20 13:43:39

由母婴前沿举办的中国母婴前沿(CMIF)大会,刚刚在724日上海索菲特酒店落下帷幕。在破立、重塑、回归的主题下,大会根据群众口碑评审出从母婴中细分出来的各行各业的杰出人物。评审机制从「搜索热度、品牌影响力、产品创新、团队实力、消费者认知、产品质量、渠道销售、资本增值」进行全维量化评估项目价值,评选出2017-2018年度对行业有突出贡献的母婴从业者。

 

 

(上图由刘江文代为李茂银领奖)

 

其中李志恒、朱必红、杨立新、李茂银四人斩获“中国母婴行业杰出人物奖”殊荣。说到这四位人士的大名或许大众鲜有耳闻,但他们所经营的品牌却是在母婴行业中如雷贯耳,分别是谷子孕婴、母婴坊、羴牧、阿拉小优。


 

李茂银:互联网+是资源整合,并非单打独斗

 

勤能补拙是经验之谈,但若是能搭配上顺势而为,那便是如虎添翼,这就不得不提阿拉小优的创始人李茂银。

 

母婴传统与电商的碰撞走到今天,在科技、资源、消费行为的变化中,新零售成为母婴连锁的必经之路,它意味着的是资源整合而不是单打独斗。然而随着“新零售”渗入到母婴领域,一些企业都担心自己被吞并而对它充满敌意。但就在这大众迷惘之际,母婴行业浸润15年,深谙商业模式之道的阿拉小优李茂银却开始研究互联网+模式,通过互联网将数据零售化,并植入到旗下运营的加盟连锁中。

 

同时,以“母婴为入口的全球资源整合平台”,果断打破传统母婴连锁加盟模式的种种既定发展规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的信息化方式来植入运营旗下加盟母婴店,用服务来增值整个母婴加盟产业链。

 

截至目前,阿拉小优已拥有3000多家连锁加盟店,虽然这个数量对于李茂银来说并不算多,但在产品利润空间越来越小,服务成为竞争核心之时,阿拉小优的每一个门店都与那些亏损扩张的母婴连锁不同,各个都是以精细化管理,O2O、社区、POS系统、网上学习平台、CRM会员管理系统等互联网工具的加身的智慧型门店。

 

以整店输出来推动以平台商为单位的商品统一、质量统一,活动统一来促进产品销售和母婴增值服务。这样做的唯一缺陷就是李茂银自身利润缩减。但就像之前说的,互联网+不是单打独斗,而是整店输出,合作共赢才能让线下的母婴门店与自己的凝聚力更加深厚。

 

同时,李茂银认为当今母婴市场,正是实体抱团取暖,共荣共赢的时代。所以由阿拉小优带头成立了“童萌惠”,如今线下门店已经有7000多家(含阿拉小优),合伙股东超过97个,全国130多个优秀婴童连锁系统均有入股。

 

“干单个门店干不了的事、集中单个门店力量干大事、还不影响门店干自己的事”,阿拉小优凭借其引领行业的战略远见、与时俱进的创新能力、全方位的资源整合能力、高效的行动力。以母婴为入口,带来了一个引领未来消费的综合资源整合平台,这或许就是阿拉小优独有的魅力。

 


李志恒:当实体拥抱互联网思维

 

在这其中除了羴牧,全部都是母婴行业的实体连锁品牌。但众所周知,近些年来线上母婴电商遭遇天花板,整体趋势向实体下沉。传统的连锁品牌遭到电商与同行的两面伏击,但对于谷子孕婴来说,却无人能够分割它的利润。就拿山西有着400万人口基数的太原市来说,其中有20万新生家庭与谷子孕婴有着密不可分的粘性链接。

 

原由就在于谷子孕婴从本质上就与其他连锁门店不同,当别人因恐慌电商门店来实体挤压自己市场份额而疯狂引进项目与扩张时,李志恒却将互联网思维应用到自己的连锁门店运营中。

 

微博上的李志恒是母婴界红人,有着40多万粉丝互动的他,随随便便一场直播也有300万宝妈前来捧场。尝到甜头的李志恒认为,这正是互联网给予他的机会,何不如将社交工具融入实体母婴连锁中?雷厉风行的他便开始大刀阔斧地嫁接工程,微博、抖音、直播这些都是他们引流卖货的渠道。但是与别的连锁门店做活动不同的是,他从不做低价而只是单纯地做营销。不过也鉴于此,谷子孕婴旗下门店销量转化率高达25%,大大增加了消费者的黏性,还挖掘了不少潜在用户。

 

但假使你深入谷子孕婴,你会发现除却他们会玩互联网营销外,还有一大特色亦与常见的母婴连锁门店有所不同,那就是谷子孕婴在山西的店铺并不是开在街边,而是开在写字楼里。

 

或许有很多人都不理解,开在写字楼里的店,如何能迎来顾客上门?确实,单纯的愿者上钩,肯定不会让谷子孕婴发展到如今这样的庞大体量。而这一切都得益于其领头人李志恒对于其地位的正确解读。

 

原来在李志恒看来,谷子孕婴不仅仅是一家连锁门店,同时也是母婴媒体。坚持10年的DM(DM是英文Direct mail 的缩写,意为快讯商品广告)直投,使谷子孕婴一直曝光于消费者面前,丰富的产品内容与搭配式精准产品推送为谷子孕婴引来了大量客单。

 

如今的谷子孕婴已经颇具实力,计划在山西11个地级市全面布局“智能化孕婴店”,旗下160多家实体店全部部署谷子网上商城应用。同时,谷子孕婴宣布在全省新开50家直营店,布局50O2O体验店,力争在2018年将智能孕婴店拓展到全省地级市和县级市,这标志着山西孕婴新零售将全面进入智能化时代。

 

其实对于一些母婴连锁机构来说,走出去太难,可对于在母婴行业浸润10多年的李志恒来说,母婴行业还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地方,可以说是四方纵横,其乐无穷。


 

朱必红:企业的价值是为了给更多的人提供帮助

 

如果说李志恒是一位善用网络的先锋人物,那么朱必红就比较接地气,他不善言语,一心都扑在了产品与门店上。

 

2001年中旬,母婴坊的第一家门店秉承企业文化以产品铸口碑,再以口碑铸品牌的信念诞生于江苏建湖县。该门店除了吸引粘性用户外,还有不少人慕名而来寻求加盟。随即,母婴坊决定开设特许连锁专营店,并仅用一年时间便使得加盟店突破100家。在不断地优化升级运营后,成都母婴坊旗舰店于2006年单店营业额首次创下了门店单日销售历史新高137万,而今137万已成为过去的数字,未来这个数字或许还会被刷新。

 

18年风雨路,作为国内最早一批的母婴连锁加盟机构,母婴坊的棱角并没有被磨掉,反而让它在同行中变得更显锋利。依靠门店渠道资源,母婴坊打通了产品供应链体系,涉足母婴用品的研发、生产、销售、终端服务于一体的多元化生产。

 

不仅如此,母婴坊还自创了以母婴坊为商标的婴儿服装、床品、洗护、纸品、用品等八大系列自主产品品类,其中母婴坊PH护理纸尿裤自推出至今便深受消费者喜爱,在2017年更是创下了1.1亿的销售额。

 

而在朱必红的精心经营之下,如今的母婴坊不再只是一家简单的母婴连锁门店,它同时也是育人的地方,当然不只是孩子,还有人才的输出。母婴坊坚信在服务升级,母婴行业的专业人才稀缺的大背景下,“培训”将是企业为门店提供的最好的福利,通过商学院为大家提供系统化、专业化的培训服务,为门店提供更多的知识储备。

 

朱必红喜欢奔跑,喜欢用脚步丈量自己的母婴版图,勤奋可以成为他一生的代名词。如今虽然母婴坊已经扩大到10家分公司,但一年365天,他还是有近300天都背着背包在出差,所以他旗下4700多家母婴门店的加盟老板都喜欢称呼他 “朱老大”。

 


杨立新:打造一条真正让老百姓放心的羊奶产业链

 

除却上述母婴连锁的创始人,作为唯一一位获奖的品牌创始人,羴牧羊奶创始人杨立新来说,此份奖杯更像是一份坚守的信任。

 

近年来,羊奶可谓是打破了“一牛独大”的预言。作为全球最大的羊奶消费圈,羴牧像一匹黑马般驰骋其中。虽然在2015年羴牧才诞生,但与一些老羊奶品牌相比还要更上一筹。

 

因为它的魂就不简单,杨立新及其团队都是在羊奶行业摸爬滚打十多年的老人了,他们出自御宝,并带给御宝全系产品的全年销售额10多个亿的荣耀。但种种机缘下,杨立新最终将他亲手抚养起来的孩子拱手相让。

 

而今为了打造一条真正让老百姓放心的羊奶产业链,杨立新跑到湖南城步决定从养殖开始重塑羊奶行业新征程。为了建养殖场和工厂,杨立新不惜投入两个亿。而且讲究工艺的他,为了让羊奶更精纯,也为了企业运营更标准,不惜耗费1.2亿从瑞士、德国、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引进国际先进设备,建成一条从原奶收购到成品包装的全自动控制、标准化生产线,并计划达到年产奶粉3万吨的规模。

 

虽然因为当时羊奶市场比较小众,让全产业链看起来非常鸡肋。但杨立新却始终坚持用羊乳全产业链来重塑国人对国产乳制品的信心,用自有奶源成为自己的必备保障。如今在经过近10年的市场培育和消费者教育下,消费者对羊奶粉的认知在不断提升。在羊奶日渐成为主流产品,各大品牌方为争抢奶源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羴牧泰然自若地做着自己的小生意。

 

如今湖南羴牧是国内为数极少的,先建设上游牧场后再建设工厂的羊乳全产业链企业。目前拥有三个牧场和一个万吨级乳品加工厂。并预备投资5.2亿建立智能生态牧场,力争在3年内完成“北羊南养”工程,示范并带动建成“百头级”、“千头级”“万头级”奶山羊养殖场25个,标准化挤奶站25个,种植牧草10万亩,完善配套设施的建设养殖奶山羊规模达30万只,将城步县建设成中国南方奶山羊基地标杆县和中国南方奶山羊繁殖育种中心。通过35年的努力,将进一步完善现有辐射全国的营销服务网络,将公司打造成集养殖、加工、销售、科研为一体的产业集团。

 

而对于杨立新来说,在过去几年里,对羊奶行业营销模式(包括利益分配模式)的升级和羊奶全产业链的活性生态的执念和追求,成为了助推羴牧的脚踏石。而对于消费者来说,羊奶行业需要良知匠人的努力和坚守,中国才能生产出放心奶。

 

这些人物虽然名声平平,但却身负闪光点,在思维上的创新与执念,让他们在行业中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来源:连线家